贝壳链家老板左晖去世,网上都是骂声,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admin 109 0



刘强东的桃色事件之后。

前有黄峥“一走了之”。

后有张一鸣“退位让贤”。

考虑到美股五巨头FAAMG贝佐斯今年第三季度也会辞任,就只剩下扎克伯克“恋栈不去”。

互联网企业CEO这个位子好像还真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特别是520网络情人节这一天。

左晖因肺癌倒在了50岁。

更是让人有些唏嘘。

要知道。

上一次左晖出现的时候。

他以2220亿的身价超越杨惠妍许家印成为地产新首富。



那时的感觉很复杂。

一个做中介的。

居然能从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地产商手里抢了这么多真金白银,还真不是一般的“狠”。

2021年5月20日。

贝壳扭亏为盈。

新房交易市占率飙升至9%。



而这一切。

距离贝壳去年8月上市。

刚刚过去280天。


左晖

从北漂青年到中介大佬?

左晖因肺癌离世。

这自然是个悲剧。

贝壳的讣告是这样写的:

我们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失去了以为亲密的伙伴和只会的师长,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受此消息影响。

贝壳找房盘前大跌,跌幅超10%。

对于左晖的创业经历。

1992年。

左晖从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开启了北漂的生活,随后在和同学一起做财产保险代理中赚到了第一桶金。

2000年。

左晖作为资深“北漂”,因为租房被中介骗了很多次,嗅觉灵敏的他成立了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首创“房地产个人购房房展会”门庭若市。

2001年。

左晖在北京开出了第一家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当时员工仅37人。

2003年。

链家首推了“二手房资金托管”业务创行业先河。

2004年。

链家在吃差价的市场率先提出“不吃差价”的透明交易。

2008年。

“链家在线”正式上线,开启“楼盘字典”建设。

2011年。

时任链家集团副总经理的熊林考到了租房市场这个赛道。

2014年。

“链家在线”更名为“链家网”,并先后并购了北京易家、上海德佑、广州满堂红、深圳中联等中介机构极速扩张。

2015~2016年。

链家前后融资160亿。

2016~2019年。

链家正式蜕变成“贝壳”。

2020年8月13日。

贝壳找房上市钟响。



截至2021年3月31日。

贝壳找房已进驻全国103个城市,旗下拥有265家品牌连锁经纪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207亿元人民币,调整后净利润为15.02亿,门店数量达48717家,经纪人总人数为528424人。

至此。

左晖围绕着链家这个房产中介品牌,向上打造出贝壳这个房产中介平台、向下打造出只做房屋租赁的自如。

倒腾来。

倒腾去。

贝壳是房产中介中介的平台。

链家自己就是房产中介平台。

自如做的也是房产租赁中介。

左晖本人。

从业21年身价2220亿,年赚朝百亿,不可谓不成功。

至于贝壳。

已经从最初的“良币”蜕变为一个资金规模高达3800亿的庞大帝国。

如今的贝壳与新房联手合作,更是实现了新房+二手房、线上+线下、买卖+租赁的全行业闭环。

不可否认:

贝壳首倡“透明交易、签三方约、不吃差价”、推出“楼盘字典”、2个点起的佣金、给经纪人以尊严……

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房地产市场“吃差价”“假房源”“黑中介”的乱象。

但中介公司的属性。

二手房源的流通。

决定了贝壳在2016年房价暴涨的那段时间并不无辜。


贝壳

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不过。

考虑到左晖的成功有一定的必然性。

1998年。

国家取消了“福利分房”,商品房交易信息严重不对称。

2011年。

地产行业告别“黄金时代”走入“白银时代”。

就算没有贝壳,也会有海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贝壳只是在一个乌烟瘴气的市场做到了“本分”而已。

当然。

左晖曾经的“理想主义”也确实为贝壳加了不少分。



虽然2021年4月10日。

姚劲波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作出182亿元处罚的当天公开喊话:

质疑贝壳找房“二选一”,呼吁国家调查贝壳,罚款40亿。



这一场战斗怎么看都像是“自取其辱”。

但姚劲波会考虑不到这一点?

或许。

他在喊话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而这已经不是姚劲波第一次找贝壳的麻烦。

2018年。

就在贝壳找房刚刚成立两个月后。

姚劲波发起真房源誓约大会,联合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成立“反贝壳联盟”。

2019年。

金华、绍兴先后发布《反壳联盟条约》、《绍兴中介联合声明》抵制贝壳。

贝壳到底有没有垄断?

这个想必业内人士比我们更清楚。

房地产中介说的话自然不能全信,只是用户眼中刷新了整个毫无底线行业下限的贝壳自然也有“粉丝滤镜”。

如果不考虑全国市场。

只针对区域的话。

2017年3月。

链家官网曾宣传称,北京在售二手房中,超过80%委托了链家网,全市成交二手房中,50%来自链家网。

左晖也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过,链家在北京的市场份额在55%-60%。

而此前。

贝壳找房已在上海、深圳、郑州、重庆等地实行了3%的中介费,将仅从买方收取2%的服务费,调整为卖方1%,买方2%的佣金。

早在2014年。

链家等品牌把二手房的交易服务费从总房款的2%提升到了3%,一些独家委托出售的二手房中介费甚至调到了总房价的3.5%。

被天津市价格主管部门以合谋垄断之名“略施薄惩”。

这里还有一组数据:

去年一手房的销售17万多亿,二手房的销售量7万多亿,而贝壳一家就有3.5亿的成交量,占据了一二手房总成交量的15%,占二手房的份额更是接近30%。

至此。

贝壳有没有涉及垄断不言自明。

也许它不是那只出头鸟,但它已然开始在垄断的边沿疯狂试探。

而贝壳更让人不放心的。

是它因为日益庞大的规模带来的“反噬”。

2016年。

上海链家隐瞒房源真实信息、把即将被法院查封的房子出售给消费者,同时还提供高息贷款服务。

除了抱歉,就是员工处罚。



2018年。

阿里巴巴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一事更是闹得沸沸扬扬,而这还不是个例。

2019年。

钱江晚报旗下新媒体平台“浙江24小时”连发三篇文章,链家旗下德佑加盟店违规聘用黑名单中介,一度牵连到链家和贝壳。

2020年。

贝壳上市前夕又有离职员工质疑偷漏社保。

天眼查显示,上述微博用户披露的就职单位——德佑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参保人员为0。

2021年。

自如又被北京市住建委喊话。




中介

21世纪不需要这种远古生物?

中介这种生物古已有之。

只不过那时的他们被称之为“掮客”,“低买高卖”就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作为“中介”的房产经纪人,本质上可能是 “信息中间商”。

当然。

作为经纪人的他们踏破铁鞋搜寻房源信息,撮合买方与卖方收取佣金,这个无可厚非。

只是他们提供的服务值不值几十万我们必须打一个问号?

中介与佣金的模式值不值钱,值多少钱?

赚得就是一个“信息差”。

因此。

这里会出现房源的真实性、价格的透明化、佣金的定价权等问题。

不可否认。

贝壳就是凭借这一点,把互联网化的故事在房地产上重演,才会出现一个“管家”比“地主”还富有的神话。



我们必须明白一点:

中介不生产房子,它们也不创造美好生活。

它们只是“美好世界”的搬运工。

为了实现自身的美好。

中介就只能有意甚至是故意推动房产不停的卖来卖去、不断地升值才能不停地收佣金。

不怕它们在这个过程中“揩油”。

就怕它们为了利益让买家找不到卖家,让卖家找不到买家,把房产交易变成“黑箱”这样一次性就能赚到更多差价。

更让人无语的是:

某些中介务超所值也就罢了。

还在想方设法撇开自己的应负的责任。

不知从何时开始。

一座房子成百上千万的价格已经成为了共识。

地价很贵?

我们多少可以理解。

毕竟。

房价是一种价值转向。

想想这些年我们往基建里面砸的钱,单就深圳一地地铁建设就没停过,这么多钱投入到了土地上,土地怎么可能不涨。

之前王健林说过房地产业的毛利润,大约是在20~25%左右。

这个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

但只要一想到房地产巨头居然会被一家市值3800亿的“河蚌”打败,想想,还是会有些膈应。



而这。

或许也意味着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进入了下半场,房地产企业不赚钱了,中介成了出头鸟。

那么。

一旦房地产开始“去中介”化?

我们是否能等到“大批天下寒食俱欢颜”的那一天呢?

标签: #贝壳 #链家 #老板 #左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