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为止哪一段旅行最令您难忘,为什么?

admin 22 0

我最难忘的旅行不是因为风景,而是因为一个非洲女孩。

她衣着暴露,画着浓妆,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说:我嫁给你好吗?把我带走,带到你们中国。

说这话的时候,她才只有15岁。

(网图,仅作示意参考)


地中海南岸的北非,气候比欧洲好,经济比欧洲差,但北非五国基本上都是相对开放的世俗的阿拉伯国家,民风相对平和。

但其中的阿尔及利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拨搅动国家安全的反政府武装存在,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在他们活动的巅峰时期,有三个明显的画风。

其一是用无差别的杀人方式,制造恐怖事件。

其二是专门狙杀外国记者,借此扩大存在感。

其三是奉行激进的宗教教义。

(网图,阿尔及尔街道风景)

阿尔及利亚曾是法国百年的殖民地,海的对面就是法国。

当年,法国二台曾经报道过阿尔及利亚的一桩恐怖事件——反政府武装在首都阿尔及尔的近郊,血洗了一座村庄。

女孩的妈妈当年还是一个女孩,是整个家庭中唯一的幸存者,屠杀事件过后家破人亡,举目无亲的她只好在阿尔及尔流浪。

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因为容貌出众,她变成了一个风尘女子。

而女孩跟着妈妈过活,只知道自己的妈妈。

爸爸是谁?女孩不知道。

也许妈妈是真不知道;也许妈妈知道但却绝口不提。

(网图,阿尔及尔典型的老式街区)


我去阿尔及尔旅行时,某个驻阿尔及尔的中资公司有我一个大学同学,他请我吃饭、喝酒、泡舞厅。

你没有看错——虽然阿尔及利亚是阿拉伯国家,但一百年的法国殖民地混到今天,不但法语成了官方语言之一(阿拉伯语当然也是官方语言),西方开放的生活方式也继续着自己的惯性。

在这个国家可以喝酒,可以买到西班牙的、法国的、德国的各种啤酒和红酒;别墅屋顶上支个接受卫星信号的锅,可以看到法国的付费色情电视频道……

另外,北非不是黑非洲。

阿尔及利亚人和摩洛哥人,都不是黑肤色的非洲人;甚至其中的柏柏尔人,比亚洲人都白。

(阿尔及尔的典型建筑,右侧是三页塔)


在舞厅的暗区,女孩和女孩的妈妈画着差不多的浓妆,穿着差不多暴露的衣服一起走过来陪酒。

这个诡异的画面,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虽然女孩的身材跟妈妈相差无几,已经发育成熟了,但还是能看出她的年轻

灯光昏暗,依然能看出两人的区别——不同的表情,不同的眼神。

妈妈脸上是职业式的讨好与媚笑,女孩脸上是带着抗拒味道的倔强。

同学说:远来是客,嫩草归你。

我一把扯过同学:你问问她,今年多大?

答案我听懂了——她用法语说的19。

我不信。

她四下看了看,小声地重说:15。

(网图,仅作示意参考)


剩下的时间,同学一边给我做翻译一边埋怨:你小子这是喝酒泡妞呢,还是采访聊天呢?

不管他的絮叨,就这么跟女孩聊了很久。

聊到后来,女孩的妈妈也加入进来,说到了当年的惨案……

聊到最后,女孩目不转睛地直视着我的眼睛问:我嫁给你好吗?把我带走,带到你们中国。

这句话说出来,同学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听完翻译的我也是瞬间呆住。

妈妈也变得严肃——那一刻她的媚笑瞬间消失,职业式的飘忽眼神开始聚焦,直至涌上了一丝真诚的急切,带着询问的味道。

这一刻,只在这一刻,她恢复了一点点母性的本能。

我接不上话。

我能看得出来,女孩非常厌倦这个地方,渴望逃离。

而妈妈虽然无法逃离这个地方,但也希望女孩不要复习自己的一生。

女孩依然认真地看着我,目不转睛。

于是,我为接不上这句话而倍感沮丧……

(网图,阿尔及尔现状)


散场之后,我闷闷不乐。

同学淡淡地说:饭吃得不错,酒喝得不错,早知道就不带你去舞厅了,明显画蛇添足嘛!

他淡淡的原因我了解——你有办法吗?你能改变这个世界吗?你能做一个善良的人就不错了……

这个想法也算是我自己对自己的一个无奈的安慰。

第二天,我就动身去摩洛哥了。

摩洛哥紧挨着阿尔及利亚,经济上比阿尔及利亚要富裕不少,旅行角度值得一看的目的地也多了不少。

我去马拉喀什拍摄大巴扎,去舍夫沙万拍摄蓝色小镇,去菲斯拍摄纵横交错的小胡同,去卡萨布兰卡拍摄海边清真寺,去撒哈拉沙漠拍摄落日……

但整个摩洛哥之旅,我总会在某个瞬间,回想起昏暗的灯光下,那一双目不转睛的眼睛…….

标签: #目前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