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感觉美国总统演讲总躲在玻璃罩后面,而普京阅兵却不需要防弹玻璃?美国总统他们在害怕什么?

admin 15 0

普京当了三次总统,躲过五次暗杀,记者问他“有什么经验吗?”普京说“我比不上卡斯特罗,他至少被暗杀过50次,我这个就还好”,后来普京又补充说“卡斯特罗曾经和我聊过这事儿,他说自己能够活这么久,因为他总是亲自处理自己的安保问题”。

普京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人比武器可靠!即使演讲时躲在玻璃罩后面,就真的能万无一失吗?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不过美国总统却总是躲在玻璃罩后面,与普京红场阅兵形成鲜明反差,究竟原因何在呢?

美国枪支管理制度与俄罗斯不同

美国是一个全民有枪的国家,据统计,目前民间拥有手枪、半自动步枪等枪械3.9亿支,美国一共才3.3亿人,也就是说每个人至少有一把枪,而一个人有多把枪的情况也很普遍,正因如此美国的枪击案才屡屡发生。

美国建国以来发生过9次总统遇刺事件,有4位总统死于非命,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不过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刺杀是1981年,也就是说最近30年来还没有在公开场合遇刺的事件发生。

我们先来看一下美国总统遇刺的这9次案例。

1835年1月30日,美国第7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在华盛顿国会山参加丧礼,一个油漆匠在距离1.8米双手持枪射击,均未打中,后来这名油漆匠被确诊有精神病。

1865年4月14日,美国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福特剧院观看歌剧,被人进入包厢射击而死,刺杀者当场击毙。

1881年7月2日,美国第20任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被人射击,当时一枪打在加菲尔德的后背,一枪打在他的左臂,可送到医院后医生没有现代消毒知识,直接用未消毒的手指和器械到加菲尔德体内寻找子弹,结果导致伤口感染,两个月后加菲尔德死亡。

1901年9月6日,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莱在博览会的音乐圣殿被枪击,伤势很重,在医生的治疗下已经有康复的迹象,但一周后还是死于坏疽。

1933年2月15日,美国第31、32任总统哈里·S·杜鲁门被两名杀手暗杀,并未成功。

1963年11月22日,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乘坐敞篷驶过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迪利广场遭杀手狙击身亡。

1975年9月5日,美国第38任总统福特被刺杀未果,半月后,又有一名女杀手射击打偏了,最后女杀手被判无期。

1981年3月30日,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被杀手用左轮手枪连开6枪,里根中弹,但很快被送入医院进行手术,保住了性命。

这九次暗杀都是用枪完成,由此看出枪支泛滥在一定程度上让刺杀行动更加顺利,但在俄罗斯,目前虽然发生过暗杀行为,但从未有成功案例,究其原因,俄罗斯对枪支的管控严格,居民可以办理长枪或者猎枪证,但购买手枪几乎不可能,而长枪带在身上极容易被发现,尤其是在公共场合,几乎无法携带,因此完成刺杀的可能性也降低了很多。

美国总统和普京身体素质不同,演讲场合也不同

美国总统不像普京一样,出身情报机构克格勃,从年轻时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普京对于暗杀和反暗杀技术轻车熟路,而他更是对身边总统安全局的保镖们要求极为严格,这些保镖年龄必须在35岁以下,具有敏锐的观察能力(看似简单,其实很难),必须学会柔道、摔跤、格斗等三十种以上的搏斗术,要会使用各种轻重武器,要会驾驶各种车辆,飞机等技能,更关键的是他们混入人群根本无法察觉到他们是特工。

美国总统安保主要靠科技,比如乘坐的汽车飞机被称作“移动的堡垒”,乘坐的汽车防弹,里面有很多高科技的东西,驾驶舱和后座是分开的独立空间,可以保证司机不会对总统造成伤害,一般的武器想要对总统座驾造成伤害非常困难。车厢还可以防生化武器,轮胎也是特制的,防止爆胎,而且里面还有一些紧急的医疗设施,包括可以直接为总统输血。

普京不是一个很喜欢公开演讲,抛头露面的人,这和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有关,像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和克里米亚“回归”纪念日时会在室外公开讲话外,基本上很少有公开演讲。

普京参加的场合相对固定,在参加这些活动时各个位置都安排了特工和狙击手,而且参加现场活动的人都是经过严格背景调查,绝对可靠的人员。比如刚刚结束的卫国战争胜利76周年纪念日,在普京身边的都是身经百战的抗战英雄,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些人本身就是天然的屏障,即使有杀手在附近,想要靠近都绝无可能,更不用说刺杀了。

另外,普京为人十分低调,那些反对派早已经处理干净,国内人民对其拥护程度很高,真正的潜在竞争对手很少,暗杀动机也少很多。

美国总统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上台,一方上台后总想着整垮另一方,明争暗斗很多,另外因为不同政见人民的意见也不少,在这种环境下,美国总统要出席不同的场合,发表演讲传递信息,这些场合什么环境都有,给安保工作增加了很多难度。

比如特朗普在宾州有一场演说会,在广场上就聚集着五万多人,这些人鱼龙混杂,根本就没有很好的办法进行甄别,而且他们经常会变换位置,非常利于枪手的隐藏,所以对于总统来说,加装防弹玻璃是很有必要的。

玻璃罩看似坚固,但并不能确保万无一失

玻璃罩只是一种基本的防护措施,但无法保证万无一失。普京更相信人的力量,所以总统卫队都是万里挑一。

2004年5月7日,普京参加就职典礼时,总统卫队负责人佐洛托夫提前派人对普京经过的路线多次模拟,反复推算,甚至精准算出普京从家到克里姆林宫需要多长时间,精确到秒。

在这次典礼上,普京提前了一分钟到达,让佐洛托夫惊出一身冷汗,因为这一分钟的误差,就可能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平常人认为,一分钟很短,但在安保方面,瞬间就可能发生不测。

对于这次误差,佐洛托夫很自责,他认为这是严重失职。那时普京正等待进入典礼大厅,他只能尽可能靠近普京,脸上没有表情地看着四周。等到典礼正式开始,普京进入大厅后,佐洛托夫才长舒一口气。

2020年普京访问叙利亚时,其安保程度很高,因为叙利亚还处于战争状态,能想像其安保难度更大。但俄罗斯总统确保万无一失,可以说把安保做到细之又细,圆满完成了任务。

正是因为总统卫队的出色,他们将危机化于无形:

  • 2000年普京参加恩师索布恰克葬礼时,杀手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但被及时发现阻止。
  • 2007年普京访问伊朗时,有几个自杀式恐怖分子被逮了个现行。
  • 2008年俄罗斯大选期间,一个扛着枪想跑到克林姆林宫行刺的杀手,也被及时发现。

美国的总统卫队权利很大,他们为了总统的安全,甚至可以限制总统的行动,比如不让总统开车,不允许总统一个人外出,如果总统不听劝告特工会礼貌地说:总统先生,我们是国会派来的。

这时候,总统必须乖乖听话。

特工的双手无论何时都必须处于临战状态,可以拒绝一切妨碍这一职责的事情,如果突然下大雨,特工宁可让总统淋雨也不会为其撑伞,或者为第一夫人拿鲜花,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曾想让特工帮拿手提箱也被拒绝。

这些特工的存在也切实保证了总统的安全,所以三十年来,美国再也没有遇到过总统因遇刺而死的事件了。

总结:

美国和俄罗斯安保措施不同,主要因为两国的持枪制度、演讲场合、出身体制不同,不过有一点共通的就是安保措施都很高,虽然美国总统演讲时面前总有一块玻璃罩,但也只是防患于未然,人的作用往往比那块玻璃罩大的多。

标签: #美国 #玻璃 #普京 #防弹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