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航母上并没有老鼠,为什么要养猫?“舰猫”到底有何“神秘作用”?

admin 30 0

养猫是过去军舰延伸下来的传统,航母也只是延续了传统而已。

早在风帆航海时代,人们就已经在船上养猫了。

猫已经在船上服役了几百年,已经成为船员中的正式成员,获得奖章和奖章,甚至是纪念碑。猫成了任何船上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它们不仅能杀死老鼠,还能安慰人类。

这些“工具喵”的任务很简单,抓抓老鼠,卖卖萌,没事儿就让水手薅着解闷。

航行是很艰苦的事情,茫茫大海什么情况都能发生。

当年的海船卫生条件低得发指,人们的卫生观念更是两眼一抹黑。所以,船上出现什么疫情、怪病,死掉一船人的现象屡见不鲜。

这些病是多方面的,有的是船员因缺乏维生素C造成的坏血病,有的是腐败的食物中毒。

有种疾病欧洲人一眼就能认出来——恐怖的黑死病。

黑死病就是鼠疫,是经由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播的鼠疫耶尔森菌。

老鼠身上还有另一种可怕的“汉坦病毒”,它的俗名叫“出血热”。

船上闹鼠灾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种事在今天都屡见不鲜。

今天通过往船舱注毒气灭鼠,与粮仓灭鼠很像,但过去人可没这条件。

如果不控制鼠患,潮湿杂乱的船舱将成为老鼠家族的乐园。

它们啃噬船木和缆绳,在宝贵的食物中打滚、排泄,还会死在要命的饮水舱中。

所以,很快猫就被带上了海船,成为控制老鼠的战士。

这同样是人类的一种习俗,猫很早就是人类粮仓灭鼠的好帮手。

比如中国古代,那些被称为“家狸”的狸花猫就已经成为镇宅神兽了。

西汉戴圣的《礼记-郊特牲》曰:“迎猫,为其食田鼠也。”

船上一样可以这么说:“迎猫,为其食舱鼠也”。

相比民船,近代的风帆战舰更注重舰上秩序,猫也随之成为标配。

当时可不止养一只猫,而是养一群猫,它们在船上时而懒洋洋的晒太阳,时而钻进旮沓角里盘老鼠,有效的控制了鼠患。

猫非常适应船上的生活,它们可以像白细胞一样,在各个狭窄缝隙孔道里钻来钻去,干掉老鼠,还不消耗粮食,吃老鼠还是吃鱼它们都很满足。

时间久了,军舰上遂奠定出养猫文化。

猫本身就是一种极为可爱的动物,沉默、安静、独立性强,也不怎么挑主人。

油光水滑的毛皮和优雅的姿态,让它们成为水手眼中最鲜活的情感寄托。

枯燥到冒烟的漂泊生涯中,还有什么比逗猫更消遣的事儿呢?

在紧张的生活环境下,提供压力缓解和一点乐趣,猫太胜任这项工作了。

于是,在军舰上养猫的传统便一直延伸到了现代。

实际上,现代军舰也不能完全杜绝鼠患,二战那段时间,战舰身形庞大,船员众多,给了老鼠继续生存的空间。

再加上一脉传承的军舰吉祥物文化,猫咪们也就没有离开的理由了。甚至还出现不少水手抓流浪猫上舰的事情。总之,撸猫有益健康。

这被称为“军用吉祥物”(Military Mascot Animals)。

据说有此殊荣的只有猫,鹦鹉属于海盗,猴子属于殖民船,狗属于捕鲸船,只有猫是舰队认证的象征。

也许军舰上的纯爷们都喜欢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感觉。

当然也有一些迷信的认识,过去的水手相信猫叫声能抵抗水中人鱼的歌唱,拯救那些受到蛊惑准备跳海的水手。

人鱼当然是无稽之谈,今天的分析认为,水手莫名其妙的跳海,主要源于心理问题和抑郁症等因素,尤其水手们独处时,很容易产生“被大海吸进去”的念头。

而这时候甲板旁边恰好有只猫的话,水手的注意力已便不再是大海了。

那些在夜色与海风下舔爪子的小生物,能打断任何一个孤独水手的胡思乱想。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战列舰“威尔士亲王”上就有一只名叫“布莱吉”(Blackie)的小黑猫,首相丘吉尔曾经逗过它,没准它还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玩过。

这只小猫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1941年威尔士亲王号在马来被日军击沉,丘吉尔简直伤心透了。

当年还发生过一只传奇军舰猫的故事,它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山姆”(Unsinkable Sam),这是只真正的航母猫。

山姆喵本来是德军战列舰上的军用吉祥物,谁也不知道它原来的名字。

俾斯麦被击沉后,它成为114个幸存者中的一员,英国水手在一块漂浮的碎木板上发现了它。

(有说法认为这只猫是水兵私自带上去的,所以并非俾斯麦号的御用军喵)

这只幸运喵随即被带到部族级驱逐舰“哥萨克人号”上,水手们称它“奥斯卡”(Oskar)。

哥萨克人没多久又被德军击沉,奥斯卡喵又活了下来,它被英国航母“皇家方舟”所救。

皇家方舟上的人认出了奥斯卡喵,他们给它起了个“永不沉没的山姆”的绰号。

1个月以后,航母“皇家方舟”也被击沉了,山姆喵毫发无伤,它被皇家海军驱逐舰“军团号”再次拯救。

“永不沉没的汤姆”果然灵验,“军团号”在1942年3月26日战沉。

从战列舰到航母到驱逐舰,楞没有一艘船能扛得住奥斯卡喵的祥瑞之气。

据说奥斯卡喵后来到了护卫舰“紫石英”号上,这艘船给解放军堵在长江里一顿狂炸,回去后凑合派了个电影就给拆除了。

也有说法认为紫石英号上的军喵压根不是奥斯卡,而是一只与其长得很像的,名为“西蒙”的喵,反正英国军舰上到处都是猫,你根本认不清。

后来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馆也发话了,称奥斯卡后来被安置在直布罗陀总督的办公室里,再后来被一个贝尔法斯特的水手收养,1955年死在当地。

奥斯卡这样的军喵特别多,它们活跃在各种军舰上,出现在航母上更是不足为奇。

像轻巡洋舰“赫敏号”上的军喵,它的名字叫“护航队”(Convoy)

实际上,二战时的人们已经很清楚的认识到,将一些猫狗之类的家养动物带到前线并不是坏事,反倒有益于保持士气。

两次世界大战时期这些战地宠物都引起了关注与研究。

堑壕中的士兵面对战场的压力,会试图养一些老鼠、狗、猫、鸡、虫甚至熊、猴子等事物解压。

不管士兵们喂养它们的目的是什么,这些动物只要出现在战场上,就能给战士们提供一些心理安慰。

甚至在出现毒气的时候,猫、狗、金丝雀等动物还能提供预警。

同理,军舰上也是一样,水兵们也是人,也需要心理上的慰藉,抓老鼠什么的反倒更像个理直气壮的由头。

今天的英国军舰上已经不允许养军喵了,它们毕竟是个隐患,四处乱窜的喵星人存在破坏缆线、误触仪表盘的问题。

但放眼全世界的话,军舰上养猫的还真不少,比如俄罗斯海军,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上的军喵日子过的可不差,几十只猫在从事着捕鼠工作,苏联时代都是如此。

水手们的要求很有道理:舰上充满了西方的间谍老鼠,我们总不能放蛇去消灭它们吧!

必须承认这些猫存在麻烦,启动战机时需要尽早检查喷气管和其它缝隙,避免里面躺着个主子。还得清空跑道赶走那些猫,免得它们被喷气式发动机吸进去。

此外,核动力巡洋舰“基洛夫”上还有个叫“波茨曼”(Botsman)的军喵,这个名称是“水手长”(boatswain)的谐音,它深得指挥官的欢心,且定期在激光笔的辅助下“接受训练”。

“波茨曼”手下还有一帮肥头大耳的手下,它们最喜欢的事是“在舷梯边执勤”,还因为良好服务获得了在北德文斯克造船厂里活动的奖励,那儿老鼠多。

俄军还把喵们带进了核潜艇,据说某大型核潜艇上有十多只猫咪,它们鱼子酱都吃腻了。

俄罗斯人从上到下极度喜欢猫,所以把猫带到航母和核动力巡洋舰上又算得了什么呢?

对猫的喜爱,在苏联时代就已经被诠释为“唯一与西方能统一的意识形态”。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儿,战舰与猫已经是一种文化,喵主子抓不抓老鼠都无所谓了,谁叫舰上没有舰娘呢,不盘你盘谁?

标签: #航母 #老鼠 #养猫 #舰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