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刘八女明明知道四爷跟十三爷来头不小,为何不选择以礼相待套近乎呢?

admin 10 0

雍正王朝》中,掌管江夏镇的刘八女,在已经明确知道雍正和十三阿哥胤祥身份不同寻常的情况下,仍然是让其连夜离开镇上,并且临行前还用康熙御赐的“礼仪德化”的牌匾,好好地羞辱了雍正等人一番,以至于在这之后雍正极度愤恨的对手下人交代道“谁也不许再提‘江夏镇’三个字”。而这段江夏镇时的受辱遭遇,也无疑成为整部剧中雍正最为窝火和憋屈的事情。

那么,刘八女既然已经知道了雍正等人的真实身份,可为何他还要如此刁难并且对其进行羞辱呢,这里我就来为大家做一个解读与分析。


雍正的江南筹款赈灾取得成功,却也为他在江夏镇受辱埋下了伏笔。

黄河流域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水灾,两岸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而朝廷此时却因为国库亏空,无力赈灾,面临着巨大的窘境。而雍正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选择主动请缨,与十三阿哥胤祥共同前往江南地区进行筹款赈灾。

如果结合前后的剧情来看,雍正此次江南之行的目的绝非单纯的筹款赈灾这么简单,除此之外,他还有着自己的其他三重打算。

其一,江南地区一直以来就是“八爷党”的“后花园”与“小金库”,这一地区的官员与富户们每年都要向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等人上交大量的“孝敬银子”,用以支持“八爷党”众人进行夺位争斗的开销。而雍正不管是此前的清查由八阿哥胤禩掌管的户部,还是这次直奔九阿哥胤禟的“大本营”扬州,实际上都是在撼动“八爷党”在朝中的势力根基,不管是在政治层面,还是在经济层面,就要给予其沉重打击,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八爷党”的实力。只不过,此时的雍正并没有明确打出自己的旗号,依旧是将太子胤礽置于前台,这样既转移了矛盾,更是在隐藏自己。

其二,雍正主动请缨奔赴江南,这无疑也是在做给康熙看的,让康熙看到他忧国忧民的态度,更是让康熙知道他愿意为朝廷、为康熙分忧的决心,而这样一来,不管雍正用到了怎样的方式,取得了怎样的效果,都会增加康熙对其的好感与认可。

其三,雍正此次江南之行,也是一次“练兵”的过程。为此他调用了自己早已在安排在杭州的年羹尧跟随行事,同时又就地拉拢了田文镜,再加上一直以来与他关系密切的十三阿哥胤祥,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大展一下团队的“身手”。当然,雍正也有额外的收获,这便是未来对于雍正夺嫡起到关键性作用的邬思道,以及为他死心塌地效忠的李卫。

至于雍正筹款赈灾的方式,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诈”。

他先是破格起用与扬州官场极不融合的田文镜,从而给扬州地面的各级官吏以极大震撼,使得江南地区的官员与富商们是人心惶惶。随后他又让李卫混在灾民队伍里,煽动灾民进城哄抢,将局面彻底搅乱。

而他这样做的真实目的就是让这些官员和富商们的“主心骨”、时任江南巡盐道的任伯安在慌乱中与在京城的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进行联系,询问接下来的计划,而雍正则早已命年羹尧守株待兔,等待着回音。

果然,当九阿哥胤禟的回信被雍正截获后,雍正便以此作为要挟,逼迫任伯安等人就范。“护主心切”的任伯安等人,也只得将原本要上交给胤禩、胤禟的两百万两白银,悉数拿了出来,雍正也得以借此顺利完成了筹款赈灾的差事。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雍正与以任伯安为首的江南官员与富商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此变得紧张了起来。

一方面,雍正的这一整套做法,使得任伯安等人赔上了大量的钱财,而这些银两原本是他们准备“孝敬”八阿哥胤禩等人的,可如今却因为雍正导致他们无法向胤禩和胤禟交差。如此一来,任伯安等人是既赔了钱,又丢了人,心中的愤恨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另一方面,虽然雍正已经顺利筹到了款项,并且也完成了赈灾工作,可雍正却依旧向康熙上疏,弹劾江南地区的官员,这就导致了许多官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无疑就更加激化了双方之间的矛盾。

可怎奈雍正与十三阿哥胤祥贵为皇子,身份极为特殊,任伯安等人无法与之在正面进行公开较量,但是这些人又不想轻易地就此罢休。于是,任伯安只得用暗地里羞辱雍正的方式来出一出心中的这口恶气,而他选择替自己出头的人,便是坐镇江夏镇的妻弟刘八女了。


明知雍正等人的真实身份,但刘八女依然刁难了他们。

刘八女知不知道雍正和十三阿哥胤祥会经过江夏镇,答案是必然的。

一来,按照之后雍正等人的说法,江夏镇是他们启程回京的必经之路,如果不走江夏镇,那么他们这一行人将要多绕行数十里的路程,在那个交通并不便捷的年代里,这几十里的路程很有可能走一天,因而对于急于回到京城的雍正来说,是一定会经过江夏镇的。

二来,这个时候任伯安的弟弟任季安,已经到了江夏镇,并且还从苏州带来了十多个美女准备连同这他们的“孝敬银子”,一起进献给八阿哥胤禩和九阿哥胤禟的,只不过,由于银两已经被雍正“诈”去了,任季安也只有进献美女给胤禩等人。而也正是他,直接将雍正等人会途经江夏镇的消息告诉了刘八女,并且在有人通报庄上出现陌生人滋事的时候,也正是任季安主动提醒刘八女,这很有可能就是雍正和胤祥一行。

而对于刘八女来说,他对雍正一行也早已是恭候多时,并且早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报复”一下雍正等人,所以才会在任季安对其进行暗示时说道:

“哼!就是四贝勒、十三贝子亲自来,在这江夏镇也讨不了好去。”

然而,雍正等人确实来得比较突然,再加上自己手下的胡教头确实理亏在先,使得刘八女在与雍正的直接碰面中,被雍正的气势所震撼。

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刘八女还是义正词严的让雍正等人连夜离开江夏镇,并且就在雍正等人准备江夏镇的时候,刘八女拿出了那块由康熙亲笔书写的“礼仪德化”的匾额。

要知道,见到这块匾额如同见到了康熙,即便雍正和十三阿哥胤祥贵为皇子,也不能不对康熙有所不敬,不然的话,他们也将就此背负不忠不孝的罪名。

于是,雍正和胤祥只得在刘八女以及江夏镇众人的俯视以及嘲笑声中下马,步行穿过了江夏镇。

刘八女仅仅是一介地方的豪强,为何还在明知雍正和胤祥皇子身份的情况下,依然对其进行羞辱和报复?这其中有着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刘八女确实是非常的看不上,也看不起雍正等人。

其实,刘八女的这种想法,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他的姐夫任伯安的影响。在此之前,任伯安曾在扬州官员和盐商们的聚会上公开表示,他们只听八阿哥胤禩和九阿哥胤禟的话,而在说到雍正的时候,他却用小拇指表达自己心中的不屑与鄙视。

对于与任伯安一样,同为九阿哥胤禟门人的刘八女来说,他自认为朝中有着“八爷党”为其撑腰,因而不管是朝堂乃至地方上的官员,哪怕是康熙的其他皇子,都是不足为惧的。更何况在此之前,雍正已经与任伯安之间爆发了激烈的矛盾冲突,这就更坚定了刘八女在江夏镇对雍正进行报复的决心。

其次,康熙御赐的“礼仪德化”的匾额,给了刘八女无限的勇气。

这块匾额,原本是康熙赏赐给刘八女的父亲刘焕之的,而刘家也因为这块御赐的匾额而声名鹊起,就此飞黄腾达。到了刘八女接管家族的时候,刘家已经控制了整个江夏镇,影响力覆盖周边,甚至连淮安营的官兵都要在江夏镇驻防,保护其周全。可见,此时的刘八女在江夏镇之中俨然是“土皇帝”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只要是在江夏镇中,刘八女便可目中无人,必要时还可以将这块康熙御赐匾额抬出来,对任何人都会产生极强的震慑力,哪怕是身为康熙皇子的雍正,也不敢在这块匾额面前有所造次,而这也无疑增加刘八女以极大的信心。

再次,刘八女报复雍正,也可以称得上的新仇旧恨一起算。

雍正在江南地区的所作所为,本就令刘八女感到非常的不满,而雍正在来到江夏镇后,先是让胤祥教训了其手下的胡教头,随后又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亲自为张五哥父子二人松绑道歉,还对其进行了极为严厉的训斥,这无疑也让刘八女在自己的下人面前是颜面尽失,非常下不来台。

所以刘八女执意要雍正和十三阿哥胤祥等人下马步行通过江夏镇,一方面是为自己的姐夫任伯安出气,另一方面也在要为自己找回一些场子,同时,无疑也是要替自己的“主子”八阿哥胤禩以及九阿哥胤禟来给雍正一些警告。

只不过,令刘八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举动不仅激怒了雍正和胤祥,同时也让雍正手下的年羹尧极为愤恨。于是,在之后奉命重新来到江夏镇缉拿刘伯安和刘八女,并找寻《百官行述》下落的时候,年羹尧直接将这二人以及镇上七百余口人全部杀掉,还将整个江夏镇洗劫一空后付之一炬。而年羹尧此举,也算是帮助雍正报了当初下马受辱的一箭之仇吧。

标签: #雍正王朝 #四爷 #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