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有没有可能是德云社的一步暗棋?

admin 35 0

题目让我想起为汪某人翻案的谬论。我们可以按照题目,来模拟一下,看是否说得通:
2010年8月,德云社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一时并起。
先是有主流相声界派记者借口郭德纲侵占绿地,悍然发动了对德云社的战争。接着,何云伟和李菁在内部以对相声理念的理解不同为由,和郭德纲闹翻脸,退出了德云社。


郭德纲认为,主流相声势力庞大,武器先进,而德云社是弱社,要人没人,要武器没武器,拿什么给人家斗?
所以他一度以“攘外必先安内”作为治理德云社的社策。但是经不住于谦等人的劝解,最终还是决定先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赶走主流相声再说。


从此“社无分京津,人无分云鹤,皆有守卫德云社,上台说相声反对主流之责。”
然而,主流相声兵强马壮,很快就攻破德云社总部。令郭德纲不得不暂停营业,宣布做内部整改。


就在主流相声为取得的初步胜利欢呼雀跃的时候,德云社却又重新开张,并且做好了内部整改的准备,表示要坚决抗争到底。
然而,敌人是强大的。主流相声号称三个月内让德云社倒闭的狂言虽然没有实现,但是情形对德云社依然不利的。
于是在一个晚上,郭德纲喊住了曹云金。师徒二人谈起时局来,均十分沮丧。


这时候曹云金眼睛里突然露出一股决然的光,他对郭德纲说道:“师父,徒儿想好了。当今文艺界,要么是德云社的天下,要么是主流相声取得胜利。我们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顿了顿,他继续说:“君为其易,我为其难。师父,让我来做这个恶人吧。如此,假如德云社干不过主流相声,还有我在敌营,这样不会导致整个德云社的灭亡。”


郭德纲惊得差点跳起来,他忍不住哭道:“金子,我的儿啊,这可是一条背负骂名的路,一条不忠不孝的路啊,你真的愿意为了师父师娘,为了德云社牺牲自己么?”
曹云金轻轻一笑,说道:“放心吧师父,事情总得有人来做。”
于是曹云金辗转出走德云社,另立听云社,自封班主。并且他还带走了刘云天作为副手,收罗了一批沦陷在主流相声界的人作为徒弟,公然对抗德云社。


曹云金还按照和郭德纲商量好的内容,在媒体上声称是郭德纲要自己签一份不公平的协议,而自己不愿意受他排挤,拒绝了他,所以才被赶出来的。
郭德纲方为了戏演得更像,也令人放出曹云金年初大闹师父寿宴,逼迫师娘下跪,然后在关二爷面前发誓反出德云社的事。


这一正一反的消息放出去,网友果然深信不疑。
郭德纲却在暗地里打电话给曹云金,问道:“如何,敌人那边对你信任与否?”
曹云金回道:“敌人似乎未对我完全信任,我现在先演演话剧,拍个广告,待完全获取敌人信任之后再打入他们内部。”
郭德纲很是欣慰:“如此甚好。”
曹云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又问:“对了,师父,何云伟那边是什么情况,也是我这样的吗?”


郭德纲突然严肃起来:“金子,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该问的别问!”
曹云金唯唯而退。
曹云金在主流相声步步为营,逐步取得了媒体的信任,终于在2012年上了春晚,表演了相声《奋斗》。


演出当天,曹云金就又给郭德纲打了电话,声音里带着忍不住的兴奋:“师父,我成功了。现在敌方对我非常信任!”
郭德纲在电话那边连连点头:“痴儿可也!不过我看他们给你表演的时间还不够长,怕是对你不够信任。这样吧,为师再向外界放出一些话来,让他们对你的警惕更小一些。”
于是,郭德纲便在某次活动中对媒体说:“曹云金,我没法评价,他走了三年,我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短信,也没见过人。”


这样就更加坐实了曹云金“德云社叛徒”的名头。而被人骂作“德奸”、“德叛”的曹云金看着手机上给师娘王惠发的祝福短信,只能默默淌泪。
此后,德云社和主流相声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双方互有胜负。
到了2013年,曹云金更得主流媒体的信任,再次和搭档刘云天参加春晚。


这天,曹云金去参加节目审查,突然在央视门口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是他多年来一直想见却又见不得,只能偷偷埋在心里的人。
此人正是曹云金的恩师郭德纲。
曹云金心里一阵五味陈杂,第一时间反应是:师父终于战胜了对手,是时候公布真相了,我可以重新回到德云社了。于是他紧跑两步,想和师父相认。


谁曾想,郭德纲一见曹云金,立马转身上车,关紧了车门。曹云金当时就楞在了那里,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师父为什么不认自己?是我不该再次上春晚么?还是责怪我这两年进步太慢,没有当上曲协的领导?
曹云金正在发愣,忽然手机震动,一条师父发来的短信让他恍然大悟:“敌人对我社发起了疯狂的反三俗进攻,你继续潜伏。记住,只蛰伏,不启用,待战时,见奇效!”


果然,2013年年底,北京电视台台长去世,郭德纲发文调侃引起了北京台的不满。北京台号召全国电视台一起对郭德纲进行封杀。
敌人的这一波反扑很是猛烈,不过郭德纲还算沉得住气,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令敌人的攻击落了空。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风波这东西对我来说就好像没有消停的时候。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在行业里面还是在行业外面,整个娱乐圈里都算上吧,消停不了。实在不行了还摆摊说相声去。”


但同时,郭德纲也更加明白了曹云金的重要性。他想光是让别人放曹云金的小道消息似乎威力不够,不如自己来说。于是开始在一些综艺节目还有相声舞台上不指名道姓地说曹云金是叛徒。
果然这么一说,敌人对曹云金就更好,而郭德纲也可以趁此转移大众的视线。
谁想,就在2016年7月,一个意外事件让郭德纲再次陷入了被动。
当时赵云侠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回顾了自己三进三出德云社的经历,一边感谢师父郭德纲的恩情,一边说德云社有“内奸”,自己是受了他人的蛊惑才反出德云社,投靠了伪听云轩的。


郭德纲看了赵云侠发文,吓了一跳,心说:“也怪我多嘴。我是告诉你社内有内奸,但说的不是别人,是为了德云社付出许多的曹云金啊。我只是给你暗点一下这个事,让你心里知道曹云金的好就行了。这孩子,什么事不懂,怎么乱说。”
而赵云侠所指的内奸“戴九安”坐不住了,也公布了一些黑料,说是赵云侠收了郭德纲2万块钱,然后发的文。


这下把老郭弄急了,心想:“你俩可真是蠢得挂象。我是这意思吗?算了,让金子再受一下委屈吧。”
于是在2016年8月底,郭德纲修订了《德云社家谱》。在《家谱》里面,郭德纲把曹云金剔了出去,写道:“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郭德纲生怕效果不够轰动,不足以掩盖“内奸门”带来的负面影响,便又加了一句评论:“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同时,郭德纲还拨通了那个单线直连曹云金的电话:“金子,给你的发文也准备好了。你过一周就发了吧。”
曹云金的秘密邮箱收到郭德纲发来的文字之后,大惊失色,冒着暴露的风险,紧急联系了师父:“师父,这,徒弟实在不敢啊。这文字欺师灭祖,徒弟实难从命啊。”


“怕什么?让你发你就发。徒弟啊,你忘了你当初怎么说的吗?你忘了在德云社后台如何向列祖列宗发誓的吗?还有这张学费发票你查收一下,作为证据,一并发了。”
于是曹云金只得从命,在8月7日发了6000字长文控诉师父这些年来对自己的种种不义。


发完了文,曹云金颓然瘫坐在电脑前,两行泪顺着脸颊淌下。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委屈,但同时,他又很为自己骄傲。
“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唯一让曹云金欣慰的,可能就是师父回应时候那一句:“希望前途光明万里鹏程。日后倘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都不管,我管你。”


有了这句话,那也值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那么曹云金也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定位,而郭德纲也决定好好用曹云金这张牌。
之后,当郭德纲的综艺收视率不高的时候,就让曹云金上别的综艺骂骂自己;当郭德纲的脱口秀节目上映的时候,就令曹云金吐槽自己一下。两人相互配合,各得热搜。这年头,只要有话题度,那就有流量!


当然,曹云金也经常在深夜里望着月亮偷偷流泪。在他眼中,那明月不是明月,是师父郭德纲的桃心头,他经常向这月亮诉说:三年,说好的三年,结果又过了三年。如今已经十一年了,我的人生还有几个三年可等?师父,为徒真的好想念您老人家啊。

然后,额 ……之后呢,好吧,我实在编不下去了……
这题目给的脑洞太大了,不由自主就臆想了这么多。
别说,杠精我感觉似乎还真能说得通。不过仔细推敲,其实毫无逻辑啊。除非真如刚才胡编乱造里面所说的,郭德纲真的是司马懿,想让曹云金当上主流相声的头,然后曲线救社;除非曹云金真的是忠心不二,孝感天地,甘愿为了师父牺牲自己。
其实郭德纲和曹云金的恩恩怨怨,就是他们本人也说不清楚。有人认为曹云金不忠不孝,但其实老郭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他早年间对徒弟十分刻薄,这是事实,他喜欢睚眦必报,这也是事实。


同样的,曹云金反出德云社,还和师父闹得这么僵,在公开场合吐槽编排曾教给自己一身本事的师父,这是不孝,这也是事实。
喜欢郭德纲的人从这些事情中看到了曹云金等人的不孝,而讨厌郭德纲的人从这里面只看到了郭德纲那种不吃亏的劲。
人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为什么不看得更全面一些呢?


另外,本文中也表达了对一些人想让汪某人翻案的看法,限于杠精我是娱乐自媒体,不能说太多的东西,所以讲得有些隐晦。我对汪某人翻案的观点和对于郭曹二人事情看法一样的:不孝就是不孝,卖国就是卖国,无论从已经发生的事实还是前后的逻辑看,是容不得翻案的。

关注@热搜杠精,你的推荐会多一些娱乐圈的趣闻乐事。

标签: #曹云金 #德云社 #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