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德数以万计海外间谍,1990年德国统一后,他们最终命运如何?

admin 11 0

1950年9月18日,美英法三国外长会议声明:会全力支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联邦德国”或“西德”),对民主德国(简称“东德”)的合法性不予承认。

同时,苏联外部莫洛托夫则针锋相对向外界表示:只承认民主德国为德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并赞同由民主德国实现德国的统一,不承认联邦德国的合法性,不和联邦德国建立任何官方关系。

于是,东、西德之间便就此拉开了长达40年的全面较量,且间谍之间的暗战,则尤为心惊动魄、跌宕起伏,而东德间谍的神出鬼没,更是令惊叹不已。

有人戏谑地说:“西德每周的情报摘要还没有呈交给西德总理批注,就早已经过了东德总理的审阅。”

甚至,连西德总理勃兰特身边最亲密的助手和顾问——京特•纪尧姆,就是潜伏的东德间谍。

▲左图:斯塔西臂章“剑与盾”;右图:斯塔西旗帜

据德通社报道,几乎所有地区的每一家工厂至少有一人是东德的“斯塔西”间谍。每一幢单元楼、每一所学校、每一家医院以及其他机构,都潜伏着许多的“斯塔西”间谍。甚至,许多退休人员、教师以及酒店服务员,都是“斯塔西”的线人。例如:柏林洪堡大学副校长、神学教授海因里希•芬克,便是其线人之一。

东德解体前,有调查表明,东德有人口1800万,却有600多万人被建立了秘密档案。当相于,平均每3名东德人中,就有1人处于斯塔西的监控之下。

那么,如此厉害的东德间谍,其规模究竟有多庞大呢?

东德国安部,简称“斯塔西”,意指“国家安全”。1950年创建,最初约有2700名人员,并被视为德国统一社会党(简称SED)的“剑与盾”。

到了1989年10月,斯塔西的雇员就已经高达9.1万人,还另有近20万不同阶层的“非正式”线人,相当于每66个东德人中就有一个为斯塔西常年服务。如此高的比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位于柏林的斯塔西总部大厦

其中,从事对外情报搜集和边境保护的人员有1万人左右,另有2.8万斯塔西线人进入西德。有的专门针对西德政治要员,有的负责搜集西德各领域的经济情报,有的则负责打入西德军队刺探军事情报等。

据斯塔西现存档案记载,从1968年至1989年的21年间,潜伏在西德搜集情报的间谍有1968人,共送回科技方面的情报189725份,相当于每年8624份,每人平均送回52.3份。

较为有名的是一个代号叫Froebel的斯塔西间谍,在7年间就送加了5322份科技情报。

那么,这些东德间谍的最终命运又是如何呢?

因各种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因素,德国统一的车轮滚滚向前,似乎已成为历史的必然。

  • 1990年7月1日,东、西两德确立了货币、经济和社会联盟,第一次出现了第一个“国家条约”。
  • 8月23日,东、西两德签署了“统一条约”,条约规定:民主德国(东德)于1990年10月3日正式加入联邦德国(西德)。
  • 10月3日,东、西两德正式实现统一,并重新将柏林定为首都,还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

至此,曾经闻名于世,而且规模极其庞大的东德间谍机构“斯塔西”就此解,其中数以万计的东德间谍不知是否会遭到政治清算呢?

命运一:随着斯塔西的解散,多数东德间谍,并未遭到清算,随着统一大潮的到来,全部融入了新政府,并成为了一代新公民,大多都过上了平凡人的生活。但是,仍然有许多的原东德间谍对新政府心存抱怨。

▲当年斯塔西发给普京的工作证

例如:东德间谍卡尔•海因茨•库拉斯,曾以西德柏林便衣警察的身份,枪杀了26岁手无寸铁的德国示威流行学生本诺•欧内索格,并引发了一场极左翼组织的“红军旅”的恐怖暗杀活动,差不多影响了整整一代德国人。如今的他,已是一位80多岁的老人,常常倚靠在房间的铁门上,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喝着小酒,但偶尔也会喝得烂醉如泥。

命运二:有少数东德间谍在被追捕中,遭到枪杀。

如:东德间谍卡尔•贝利在逃亡时,就遭到了德国警察的枪杀。

命运三:也有少数核心成员遭受了小清算,但并不悲惨。

如:东德国家安全部部长埃里希•米尔克和副部长马库斯•沃尔夫,都曾遭到审判。

其中:米尔克,在86岁时被指控曾于1931年犯有谋杀罪,而被判处五年监禁。两年后,因年事已高,而被提前获释。1997年,因“剥夺他人自由”以及“肉体伤害”等罪名,沃尔夫被判处两年监禁,缓期执行。

总体来说,数以万计的东德间谍的结局,应该都算比较好了。毕竟,这些人也是德国统一后推动国家发展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吸引并消化。

图片来源网络

标签: #东德 #海外 #间谍 #1990年 #德国 #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