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白鹿原》原著,哪个情节没拍入影视,让你感觉遗憾?

admin 11 0

白鹿原》中最耐人寻味的一幕:公公醉酒后敲开了大儿媳冷秋月的房门,冷秋月吓得花容失色。第二天,冷秋月偷偷地在公公的饭里加了一把麦草。

“麦草”是什么?

农村生活过的人肯定都知道,麦草在农村一般都作为喂牲口的饲料,冷秋月此举,无疑是在讽刺公公鹿子霖。

那晚,鹿子霖到底对儿媳妇冷秋月做了什么呢?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那天晚上,鹿子霖喝醉了,他醉醺醺地回到了家。踉踉跄跄间,他不小心撞开了冷秋月的屋子的房门。不仅如此,由于鹿子霖当时醉的有些严重,还以为冷秋月是他的老婆,结果闹出了笑话。

冷秋月是又羞又怒,但她自小接受过传统教育,让她不能像泼妇一样指着自己公公的鼻子骂街,只能是忍无可忍后,忍了又忍。

在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冷秋月抓了一把麦草放进了公公的饭碗里,暗讽他是吃草的畜牲。

鹿子霖那比猴都精的脑袋能不明白是儿媳妇干的吗?但他自知理亏,就没说什么。

那么,冷秋月为何反应如此剧烈呢?这就要说说她的悲惨命运。

冷秋月的父亲是白鹿原有名的医生,夫人给他生了两个女儿,长大后,都出落的明媚动人。

冷医生为了缓和与白鹿两家的关系,将大女儿冷秋月嫁给了鹿兆鹏,将二女儿冷秋水嫁给了白孝武。

按理说,两个女儿嫁的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不愁吃,不愁喝,应该说是都找到了好的归宿。

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两个女儿的命运后来出现了天差地别。

鹿兆鹏有学识,有想法,接受过新思想教育,是个有上进心的热血青年。

但也正因为这,他才打心眼里不愿接受这桩封建包办婚姻。他与冷秋月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有好的结局。

新婚之夜,鹿兆鹏被灌醉了酒,不小心和冷秋月在一起了。而这一次,也是冷秋月仅有的一次温存。第二天,鹿兆鹏就逃离了家,他抛弃了年轻漂亮的冷秋月,独自去追寻他的梦想去了。

鹿兆鹏的离开,让鹿家上下颜面扫地。

鹿家上上下下都知道鹿兆鹏逃了,只有一个人被蒙在了鼓里,这个人就是冷秋月。

鹿子霖欺骗儿媳妇冷秋月说:“兆鹏是去上海干大事了。”父亲冷医生也告诉她说:“好男儿,志在四方。”

在这样的谎言下,冷秋月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孤单而又寂寞的夜晚。

不得不说,冷秋月的确是一个好媳妇,她恪守妇道,侍候公婆,表现的温良恭谨。

如果不是那晚,也许冷秋月会一直这样“坚守”下去。

那晚,公公鹿子霖的无意之举,虽然让冷秋月又惊又羞又怒,但也悄然间敲开了她那颗悸动的心。

是啊,冷秋月也是一个女人,她同样需要爱。

在长期的情感和生理压抑中,冷秋月甚至有些羡慕“水性杨花”的田小娥了。她虽然被人们所唾骂,但却可以肆意与黑娃在一起。那些快乐,是冷秋月难以拥有的。

那一夜,鹿子霖撞开她的房门,同时也敲开了她的心门,红着脸回想间,冷秋月恍惚了。

书中这样写道:

“儿媳发觉自己陷入了一种灾难,脑子里日夜都在连续不断演示着,开门的情景。”

终于,冷秋月忍不住了,她豁出去了。

在一个婆婆不在家的日子里,她梳洗打扮一番,并做了几个精致的小菜,给公公鹿子霖享用。

期间,冷秋月举止大胆,鹿子霖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儿媳妇心中所想。他趁着儿媳出去的工夫,给她的饭碗里也放进了一把麦草。

冷秋月回来后,拿起筷子吃了一嘴麦草,此时,她错愕了。

公公鹿子霖见状,大声训斥道:“学规矩点!你才是吃草的畜生!”而鹿子霖这一举动,无疑正是报复她先前的行为。

颤栗间,冷秋月彻底绝望了。

她放弃了良知,放弃了女人的坚守,却换来了公公一盆凉水。这盆凉水,让她陷入了无边地狱,再也无法清醒过来。

从那以后,冷秋月就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中,她每日游走在白鹿原的每条路上,诉说着公公鹿子霖的丑事。

而父亲冷医生知道以后,他没有把女儿的遭遇放在心上,反而是怕女儿得失态影响了冷鹿两家的颜面。

于是,在冷医生一剂猛药后,冷秋月彻底失声了。

在又一个并不特殊日子里,人们发现了冷秋月的尸体。

书中写道:

“左邻右舍的女人们,在给她脱净衣服换穿寿衣的时候,闻到一股恶臭......”

冷秋月,一个家世清白,貌美如花的女子,本应该过上一种少奶奶衣食无忧的生活,然而,在那样的封建社会里,她却不得不压抑自己的生理和情感需求,最终,她也没有逃过命运的捉弄。

原著《白鹿原》远远比电视剧更精彩,因为电视剧有很多情节不宜公开拍摄,有很多情感无法深入表现出来。而《白鹿原》这本书中却描述的非常精彩。

陈忠实的原著《白鹿原》,确实很值得买来一看。


标签: #白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