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界历史上,尚长荣为什么要排演《曹操与杨修》呢?

admin 20 0

尚长荣老师,有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界首位梅花大奖得主、四小名旦之一尚小云的第三子、京剧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有名戏剧家、京剧名家、著名花脸演员,京剧《曹操与杨修》、《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被誉为尚长荣“三部曲”,当代最负盛名的净角艺术家。

话说2018年8月30日,电影《曹操与杨修》在全国上映,这是一部与众不同的电影,改编自同名新编京剧,采用了3D全景声的技术。对现在的观众来说主动去看一部京剧电影并不容易,然而在年轻人聚集的电影论坛上,大家却不约而同地为这部影片打出了惊人的高分。许多人在评论中惊叹演员唱腔醇厚、情感真挚,身在影院、也能感受到戏台上的艺术张力,这部电影中饰演曹操的主角就是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京剧《曹操与杨修》是尚长荣在逆境中排除万难打造的剧目,在上海以来的三十多年中撞击了无数观众的心灵,那么尚长荣到底是怎样一位独特的演员,他又为何要排演这样一部剧目呢,“不明白呀”,尚长荣,1940年7月生于北京,是著名京剧花脸演员,他的父亲是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然而第一次父子同台,尚长荣却遭到了父亲严厉的批评。1956年,尚小云在北京演出《金水桥》,他在戏中饰演银屏公主,十六岁的尚长荣与父亲搭戏,而尚长荣吐字不清,表演拖泥带水,下台后,尚小云毫不客气地批评他“太肉了”。他小时候大舌头,哇呀呀、这“哇呀呀”他老打不好,第一次上台表演的失败不仅因为尚长荣资历尚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花脸行当本身的难度。梨园中素的“千旦百生一净难”的说法,相比于旦角、生行,花脸演员的选拔与培养都更为严苛,天生的嗓音条件和严格的后天训练缺一不可。唱花脸难是难到什么,你得搭上胖袄,都得扮上,而且还得勾上脸,戴上盔头、戴上胡子,这一勾上脸影响你的表演,你勾上脸之后你要用各种的手段来传递你这个人物的七情六欲和情感,所以这样在表演上我(他)们练起来就要夸张。

父亲深知儿子的缺点所在,他开始亲自指导尚长荣的基本功,更重要的是训练他沉稳冷静的台风。父亲不仅是旦角的大家,而且怹从科班曾经学过武生,最早还学过一小段花脸,所以在科班生旦净丑、无一不通。在父亲的帮助下,经过日复一日的打磨,尚长荣的虎虎生气日渐浓烈,变声成功的尚长荣在花脸艺术上不断精进,之后他又赢得了与父亲尚小云更多同台演出、拍摄电影的机会,父亲的言传身教让尚长荣受益终身。

20世纪80年代初,尚长荣马不停蹄地上演新戏,他根据姚雪垠的长篇小说《李自成》改编了新戏《射虎口》,并在其中饰演刘宗敏,随后又主演了现代戏《平江晨曦》饰演彭德怀,无论是新编古装戏还是现代戏,尚长荣都游刃有余。1984年他被任命为陕西省京剧团的团长,带领剧团排练演出了多部新戏,走遍了西北大地,此时的尚长荣可谓是功成名就了,1987年北京举行了首届中国艺术节,多种舞台艺术缤纷亮相,然而看完了京剧演出,尚长荣却变得忧心忡忡。“我们如果只能演前辈大师、传下来的他们的杰作的折子戏,他就觉得他们前辈大师会笑话他们,会笑话“我(他)们”,你们还没有我们当年二十几岁的那种求索的魄力,不是有一句话吗,吃旁人嚼过的馍是没有味道的,没有锐意求索精神是没有出息的。尚长荣不满足于只演传统剧目,他力求寻找突破,回到西安后,尚长荣开始大量翻阅书刊、典籍,试图找寻到可以改编成京剧的历史故事。所以这个时候,正赶上他的一位好朋友向他推荐了一个新的剧目,就是1987年元月《剧本》月刊,这个《剧本》月刊发表了一个《曹操与杨修》,作者陈亚先,一看这个戏很有新意。剧本乃剧目的根基、人物则是剧目的灵魂,要想达到最佳排演效果,演员和团队成为剧目成功的关键,权衡再三,尚长荣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出新戏不在陕西排。他选择了上海,因为上海素有开拓创新的优良传统,他就夹着剧本听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夜闯潼关”秘密地潜入了上海滩。当时作为陕西省京剧团团长的尚长荣做出如此大胆的决定究竟是过五关还是走麦城,无人知晓。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旅途颠簸,尚长荣到达上渴,他迫不及待地来到了上海京剧院。马博敏说,当初他就很朴实,就拿了一个剧本,当时她记得那个剧本很薄也很小,卷在手里,他来找院长,马博敏她就去接待。他们一见面说尚老师您是不是想跟我们这儿演出,他说不是,我想跟你们这儿排戏。那时跨院团的合作是前所未有的,如此大胆的想法促使上海京剧院的领导班子召开紧急会议。陈亚先当年第一稿写的是地方戏、并不是京剧,但是马博敏她看完以后她真的很兴奋,她一下子就觉得它内在有很大的张力。黎中城他看了以后觉得哎呀,这个剧本非常、当时非常有新鲜感,而且它所阐述的一些理念正是当时人们所最关心的事情,其实就是人性。它里面有很多很深刻的思想内涵,对曹操这个人物的解释、对整个戏剧的对这个人物的描述和杨修的关系等等,很不一样。“再见面的时候,他们说我都看了,我们三个都觉得这个题材很好很新颖、剧本的润色请湖南和陕西来做,那么这个戏就在我们上海京剧院演吧"。一次开先河的合作就此拉开了序幕,上海京剧院配置了最优秀的原创团队参与创排,演绎曹操的文艺作品有很多,尚长荣的老师侯喜瑞也在舞台上饰演了几十年的曹操了,甚至可以做到每一场都有所改变,每演一次都能有他自己新的理解。前人反复的创作给尚长荣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曹操与杨修》的剧本最初就是因为创新吸引了尚长荣,此时他要创作的曹操在角色定位上与以往有着天壤之别,尚长荣要怎么才能实现突破呢,一次开先河的合作就此拉开了序幕,上海京剧院配置了最优秀的原创团队参与创排,人物曹操在定位上与以往有着天壤之别。

那么曹操他(我)们如何定位,是一位有缺点的伟人。另外一个他曹操爱才,但是爱才中间还有问题,就是他不能超过他自己,这里面就有人性的冲撞、跟杨修就有冲撞。

“三次要杀你的是曹操,三次不杀你的也是我曹操,我已费尽了苦心,今日,我也实实在在不想杀你,”所以塑造这个曹操是人,是有七情六欲,是有不可逾越缺点的一个真诚的大人物。“丞相,平日里一片颂扬对曹某,却原来众望所归是杨修,”排练场上的尚长荣即便不勾脸、不着戏服,只要浓眉一锁、眼神一送、嗓子一亮,空气里都流动着属于一代枭雄曹操的气息,单是曹操的笑声尚长荣就设计了七种。半个精神病患者,进了排练场了,我就是曹操了,都是整个就不是自己这个演员了,那时候真中了魔了,只有这样,你这个戏才能够震撼人心。

一部倾注了尚长荣与上海京剧院心血和艺术追求的新编历史剧《曹操与杨修》于1988年在天津公演。在天津首演的时候,应该说是一炮打红,成功了,观众感动得掉泪,评委们激动得掉泪,新闻界的朋友们掉泪,他们演员也热泪夺眶而出,有人说,“我们等这样的戏等了十几年了”。戏中的曹操或许不是历史上真实的曹操,但是跳脱了之前塑造人物时非黑即白的套路,将人性的复杂与矛盾刻画得淋漓尽致。例如在倩娘自杀这一场戏中,妻子倩娘不巧撞见曹操杀孔闻岱,为了保守秘密,曹操逼妻子自杀。曹操既有权谋家的阴狠毒辣,又在妻子死后表现出撕心裂肺的悲痛,尚长荣用精彩的表演深刻诠释了人性中的恶与善。《曹操与杨修》的成功让尚长荣有了更大的动力,在《曹操与杨修》之后,尚长荣又创作了三出新编历史剧:《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和根据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改编的《歧王梦》。“位卑未敢忘忧国,应该有展新意的传统戏、又要有我们中国精神的、民族正义正气的激励人心的新作出现。”单跃进说,所以尚老师他的意义,不局限在他的花脸行当,他对他们其他行当的年轻一代都有影响。

标签: #京剧 #尚长荣 #曹操与杨修